我的气功修炼之路:气功修炼的各个境界景象详谈

  • A+
所属分类:修炼经历 气功实修

匆匆数十年,人生已过不惑有余,迈向半百之年,无论是人生经历还是气功的修炼,都有一点小小的体会和感慨,我通过多年实修亲证,已达炼虚合道境界。也许一个致力于修行的人在外人眼里是言行上朴实大方,生活中与人为善,社会交往通达圆融,做事认真努力,干练豁达,在世人眼里是一个德者,智者,但却常有环顾四周心茫然的感觉,也许是在我们的身边修道者多如牛毛,而得道者却凤毛麟角的缘故吧。因此在这里把我近30年来气功修炼的亲修实证的感受记录下来,以供广大气功爱好者和实修实证的同道同修们参考指正,以此觅得同好,在今后的修炼之路上共同精进,也算是功德一件,也就聊以慰藉我心了。

我的气功修炼之路,不谈门派,不谈术语,不讲专业名词,只是如实记录多年练功过程的亲修实证的感受,如有未经现代科学证实之现象,吾随心说之,汝姑妄听之,不必当真,只需细细体会个中感受,有所启发,即达我意。

修炼气功的人也许常常会有一个疑惑,那就是到底应该意守哪里好呢。也许很多人一定会说,那一定是意守丹田了,也就是所谓的下丹田,大致部位在脐下一寸至三寸的腹部中间,也叫气海。因为似乎大部分修炼气功的人,教授气功的人,书籍里资料里都是这么说的。

我个人的体会是,在“筑基炼己”和“炼精化气”阶段,还是以意守下丹田为主,因为刚开始练习气功的人如果没有一个具体的意守部位,只叫他返观返听身体,那是无法做到,也很难得其要领的。至于具体位置不必过于追求准确,因为所谓的意守指的是若有若无、似守非守,意念切忌过重,只要轻轻想着肚脐下的腹部位置就可以了。等到筑基有了一定基础,也就是丹田有了气感,小腹慢慢变得饱满起来,好像恢复到了小孩子的那种元气充足的感觉,丹田慢慢有了热感或者微微跳动的感觉,那么丹田的位置自然就可以很准确地感知到了。

至于如何入静,如何调身调心调息,佛家讲八万四千法门,道家有三千六百法门,因人而异,各有适合自己的法门,在此不作赘述。我是先从数息开始的,一呼一吸为一息,同时轻轻意守下丹田,慢慢地随着入静功夫的深入,不知不觉变成了随息、观息、止息,这里所说的止息不是没有呼吸,只是入静到一定深度,自我感觉呼吸若有若无,试想:息之不存,命焉有乎?网络上说:有人用胎息可以在水中待数小时之久,听后只做一笑了之,娱乐的年代有些讯息不可当真,至于胎息下面再做讨论。

等“筑基炼己”功夫修炼到一定阶段,丹田气感很足,接着就该气通小周天了,也就是所谓的通任督二脉。古人说:“夹脊河车透顶门,修行径路此为尊”,也就是说气功修炼的人都要经过这一阶段,这是入门的基础。这个过程也是顺其自然的,无需意念导引,要知道意通小周天是没有实质意义的。通任督二脉要逆上三关,我的感觉先是气从丹田下行至会阴穴,会阴位常常发热,跳动,而逆上尾闾穴则用了很长时间,花费了一些时日,接着命门穴跳动,到了夹脊穴迅速就过去了,后背微微发麻发热,气到了玉枕穴也没有明显的阻碍,只是穴位周边后脑勺部位常常是一片透汗,气走百会穴也没有明显感觉就过去了,到了前额至天目穴的位置又停留了一段时间,常常觉得气将额头部位顶起如鸡蛋大小,好像年画里的额头突起的老寿星,当然这只是感觉,没有真的突起,有时天目穴发胀。后来就是人中穴跳动,有一天在练功中突然舌头发麻,拉的很直,被自动吸到上腭的感觉,舌下产生大量的津液,非常甘甜,这就是任督二脉接通的现象吧,接下来自然地气走到了承浆穴、天突穴、膻中穴,膻中穴也即是中丹田的位置,到了这里也是一个关卡,气到这里下不去,常常觉得胸闷,心窝堵,继续练下去,直到有一天突然觉得有一个蚕豆大小的气泡咕噜一下从膻中穴位置下去了,接着丹田部位一片温热并伴有收缩跳动,胸部的堵塞感顿然消失,自我感觉心胸一下子变得豁然开朗,心情不好时胸部郁闷、心口堵塞的感觉从此消失了,真正体会到了张三丰祖师所说的:“顺为凡,逆为仙,只在中间颠倒颠”的意境,这个过程即是“炼精化气”,古人所说“小药过关”是也。

为避免世人门户之见,在本文中,不谈师承,不谈门派,尽量少用或不用术语、专业名词。

关于修炼方法,佛家有八万四千法门,道家有三千六百法门,修炼到高层次境界才会真实体悟到什么是:万法归宗,不二法门。这个不二法门不是排斥其他功法,而是万法平等无有高下,就好比进入一个巨大的体育馆,无论你从那个门进入,从哪种方法开始起修,最终都会来到场馆内,见到的场景,体验到的功景功态也是一样的,道家讲复归无极,佛家讲明心见性,究竟大圆满。一路走来,你会发现,道家的金丹大道的修炼次第(筑基炼己,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复归无极)和禅定功夫的“四禅八定”的每个阶段都会有一一对应关系,需自己实修实证,亲自体会。

小周天打通之后,即使在不练功的时候,也会常常觉得前胸后背任督脉上有线条般的气息在流动,有时候似乎是电流感,有时候似乎是细细的水流感,有时候也会有温热或凉爽的感觉;有的练功者是若干时间小周天转动一圈,或者一个时辰内转动多少圈,我的感觉是随着一呼一吸在转动,气息在体内流动的感觉真实而明显,不是意识感应。随着任督气感的加强,丹田部位的感觉越来越明显,稍加意念就会有微微跳动呼吸的感觉,有时候觉得丹田很热,小腹饱满有充满的感觉,“胎息”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在练功入静较为深入时,慢慢忘记了呼吸,也感觉不到呼吸,这时候腹部即自动启动,像肺部呼吸般起伏,这个时候脑海中忽然产生一个念头,我的口鼻怎么不呼吸了?这么一起心动念,会立刻觉得呼吸不畅,有胸闷缺氧的感觉,胎息还未启动,马上就退出来了,慢慢随着功夫的深入,意念不为功景所动,置之不理,会很快觉得腹部较大幅度地自动呼吸起伏,和最初丹田跳动的感觉和力度完全不同,此时全身的毛孔感觉也都打开与外部相通,也在自动呼吸空气,即所谓体表呼吸,完全是先天自主状态,不受自己意念所支配,此时口鼻呼吸若有若无,感觉几乎消失,其实还是有的。而且有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下丹田(腹部)和中丹田(胸部)也即整个体腔不再受到横膈膜的阻碍,在胎息的推动作用下合为一体。每次练功这种胎息状态能够自动持续半个小时以上,收功后感觉全身如沐春风般的舒畅通泰,又犹如深度睡眠清醒后精神倍增,妙不可言。而且出现了古人所谓“马阴藏相”,后来通大周天后又恢复如常,这是后话。

接下来就该进入气通大周天的阶段了,也即是“炼气化神”。这个时候,还是以轻轻意守温养下丹田为主,因为此时任督二脉中气息流动感觉比较明显了,身体上部体腔的一些部位即使不意守也会有感觉,所以也可间或意守膻中穴(中丹田)区域,或者叫做内视体腔,也就是将意识慢慢由点(下丹田)到线(任督二脉)再到面(上身体腔),这样会长功很快,对打通大周天有帮助,但仍然不要用意念去引导,完全要顺其自然,对气息流动做到勿忘勿助。

到了一定时日,练功时感觉全身各处,手臂手指部位、腿脚各处有微弱电流窜动的感觉,脚底劳宫穴常常朝外冒凉气,应是在排出体内寒气病气。不练功时胸口膻中穴部位常常会透出圆坨坨的冷汗,和平时天热出汗的感觉迥异,仅局限于一个小圆圈范围,有时在睡觉时感觉额头天目穴位置冒出像鸡蛋大小的圆坨坨的冷汗,甚是腻滑,好像出油一般,这个时期练功时会感觉胃部有痛感(我儿时胃病很严重,后来通过站桩调理好了),我想这应该是在调理隐藏的病根的缘故吧,而且常常身体各处大的穴位会有明显跳动。每天清晨常常被膻中穴和喉部天突穴剧烈的跳动惊醒,开始感觉很好,时间长了却不胜其烦,直到有一天也是清晨从睡梦中醒来,自觉心脏剧烈跳动,好似心律不齐的感觉,(以前从未有过心脏疾病)心里还在盘算天亮赶紧去医院检查,等到了天亮起床后,却又恢复如常,当日白天还去爬山一天也无反应,事后去做检查仍然没有发现什么毛病,我想这是气在自动疏通五脏六腑,调理潜藏的病症吧,正如《黄帝内经》中所说的未病--未来之病也,消灭于萌芽之前。后来跟我练功的同修也告诉我有此现象,遂不以为怪。

后续内容提纲向各位同修先做汇报,再抓紧写完上传,以餐同修,不负期待:【炼气化神,气通大周天(大药过关)->性光初现(银蟾光满)->天眼通->开天门(中脉通)->阳神出体->初步合道->虚空粉碎->深入炼虚合道->修炼无止境(终极目标复归无极,明心见性,究竟圆满)】,善哉!

这些现象出现后没多久,有一天夜里躺在床上,感觉身体有些和平时不太一样,全身电麻,身体各处骨缝、关节,甚至骨髓深处如万千蚂蚁噬咬,奇痒难忍,渐渐全身有均匀的热感,丹田之气好像被抽离,腹部凹陷向后被吸到背部命门位置,就这样折腾了半夜,在昏昏沉沉之际却开始感觉气息在全身均匀有规律地流动,渐渐可以清晰感知到流动的路线,灌注奇经八脉、十二经络,因为气息流动遍布全身,我感觉其实很难分辨具体是哪一条经络。至此,确认已经气通大周天,完成“炼气化神”,即古人所说“大药过关”是也。

也许有人说,练到大周天的境界可以心满意足了,因为很多人经过多年气功修炼也没找到通大周天的感觉。其实,这才是真正修炼的开始,漫长的修炼之路还在后头。气通大小周天,只不过相当于禅定功夫“四禅八定”中的所谓初禅而已,充其量也就是一只脚刚刚迈过了气功修炼的门槛,初窥门径而已。

气通大周天之后,也恰恰是修练最艰难的时候,这个阶段丹田感觉空了,身上的气感反应也不明显了,有时甚至没有任何反应,自我感觉过去练就的功夫突然都消失殆尽了,很多人就此驻足不前,甚至收手不练,遗憾终生。

道家讲“性命双修”,筑基炼己和炼精化气阶段是以“命功”为主,修炼至此,需转入“性功”修炼为主了。所谓“命功”指的是对身体、肉体的修炼;“性功”则是修身养性,提高个人涵养,修养德行。让自己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历练自己的脾性,做到心地坦荡,不急不躁,古人说的“积德行善”,佛家说的“做功德”、“广种福田,累积资粮”都是一个意思。所以说练功中讲德行、修养不是道德说教,是功夫上升到更高层次的修炼要求,只有心平气和,身心放松无碍,做人清净平等,做事客观公正才能为今后“炼神还虚”、“开天门”打下良好基础。此时可将意守部位改为膻中穴(中丹田),意思即内视整个体腔,间或返观返听全身。

坚持修炼下去,古人所谓的“性光”、“神通”开始初步显现。随着身体内气场的增强,体内能量场与宇宙能量场初步感通,自身体内的生物电流和外界能量场刺激经络和某些穴位,特别是与天目穴、玉枕穴在一条直线正中相关联的松果体被激发后,会在功中见到光,继而开启所谓“天眼通”。

关于有同修的问题,回复如下:

我的个人理解,释道儒的终极理念是一致的。儒家讲中庸之道,中就是不偏不倚,不过不及;庸就是平常心,心平气和,不急不躁;道家讲道法自然,无为而无不为;佛家讲中道义,中观论,意即不左不右,非空非有,不落边间,不要执着,不要有分别心,是为般若智慧;其终极目标都是一致的,微观而论,是修身养性;宏观而论,即上与天应,下与人和。天指的是宇宙规律,万物的实相;人指的是人我众生的真心自性。所谓万法归宗,不二法门;即万法平等,无有高下,如能不落边间,不持分别心,融汇贯通其中的哲学理念,善莫大焉。理解如有偏差,请指正。

性光显现,最初是很少的星星点点,稀稀落落,而且闪烁不定,到后来会变成向外扩散或者向内收缩的光圈,这个时候仍是不稳定的,继续下去,慢慢变成稳定的淡淡白光,由零星点圈逐渐连成片,直至成为一片柔和稳定的如月光般的光幕,古人所说的“银蟾光满”,道家所说“蟾光”也即“慧光”,再往后“蟾光”逐渐变的温暖,变成淡淡的浅浅的金黄色,偶尔会在这一片光中看到一个两个或如蓝宝石般的明点或金灿灿如黄金般的亮点,因人而异,不一而论。

在光中会常常显现出图像,这就是所谓的“天眼通”现象。一般来说,具有“天眼通”的人,其天目穴和玉枕穴必须同时打开,与脑部中的松果体,组成“三点一平面”,从而达到显象的功能。看到不同时空的世界、看到事物的本质。正如老子在《道德经》中说:“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

我也常常看到山河大地、湖泊草原,也在深度入静中感觉快速穿越螺旋状的时光隧道,或身体急速向前飞行、或快速下坠又漂浮空中,还看到过阡陌村庄,人来人往,我想这些都是身体内能量充足,气场激发身体和大脑的经络产生的幻觉吧,不可当真,不可着相。世尊释迦摩尼早就说过:“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随着入静功夫的深入,心性的修炼,自身气场与宇宙能量场有了初步沟通,开始产生良好的能量融通效应。老子《道德经》中说:“致虚极,守静笃。” 在极度虚静状态下,恍恍惚惚之中经常会感觉突然全身一震,周身经脉关窍在大震中相继开合的奇妙感受,整个练功过程中有时震动一次,有时震动数次,但不会影响入静。正如古人所说“忽然夜半一声雷,万户千门次第开”,这种感受也即是“玄关窍开”。说到这里,要提到一个名词“玄关一窍”,对此陈撄宁先生曾有过论述:“玄关一窍者,既不在印堂眉间,亦不在心之下肾之上,更非脐下一寸三分。执着肉体在内搜求,不过脑髓、筋骨、血管、五脏、六腑秽浊渣滓之物固属非是离开肉体在外摸索,又等于捕风捉影,水月镜花,结果亦毫无效验。总之,著相著空皆非道器。”道家南宗祖师张紫阳也说:“盖虚极静笃,无复我身,但觉杳杳冥冥,与天地合一,而神气酝酿于中,乃修炼之最妙处,故谓之玄关一窍。”我的体会是,玄关一窍既不在身内,也不在身外,所谓“不住中间及表里”,入静功夫深入到一定境界,全身气场充足到一定程度,自然达到“玄关窍开处处开”的境地。功夫至此,下一步就是要“开天门”了,也即是“炼神还虚”。“开天门”是历代无数修行者追求的目标,天门的位置就在诸经汇集的百会穴为中心的头顶骨周围一圈,也叫“开顶门”。

我的体会是,在“开天门”之前每次练功时,两手非常胀,头顶也经常胀痛,或者有重压感,感觉不是太舒服(此时要小心,最好有名师指点,不至于出现偏差),量量自己的血压却也正常,才稍得心安。放松入静,调整呼吸,甚至意守涌泉穴都无济于事,倒是放弃练功,出去散步,或者做其他事情分散注意力,这些症状一会就不知不觉消失了。下丹田虽没有明显气感,但却常常有灼热之火沿胸部向上冒,有时膻中穴、天突穴、天目穴也会依次跳动,有时候气会沿上半身正中线或是任脉亦或是冲脉猛然上冲,是突然出现,转瞬即逝,所以很难分辨具体是哪条经脉,但到了承浆穴位置就消失了,在练功时有时候感觉是两手臂,有时候感觉是上半身但不包括头部,常常会感觉不存在了或者透明了。

直到有一天,在练功中,在完全无准备无意识的状态下,从下丹田位置有一股强烈的电流又好像是一股光柱沿身体内部瞬间上升到头顶,冲出体外。整个头顶骨感觉一片清凉,有被打开的感觉,整个人也就瞬间变得虚无了,但意识却是从未有过的清醒,真正感受到了古人所说:“阴阳生反复,普化一声雷。白云朝顶上,甘露洒须弥。自饮长生酒,逍遥谁得知。”至此“炼神还虚”初步完成,这种身体虚空状态即是“四禅八定”功夫中无**定之“空无边处定”。

大雪风喧豗 :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很有智慧,你可以看我在本文的开篇叙述,另在本文最后结语中会就你的这个疑惑专门阐述,这也是我本人修炼多年的体悟和收获:修行的意义。顺便提示:修行不是看破红尘,堕入顽空,而是以积极的入世心态处理好工作、家庭、生活和人生,为人圆融通达,具有了大智慧自然心无挂碍,诸事圆满,何来潦倒之说啊

天门打开后练功时的感受和功景与以往大不相同,无论站桩还是打坐,都能进入甚深入定状态,这里我不用“入静”改用“入定”这个词。这个时候人体自身能量场通过顶门与宇宙能量场很好地沟通进而逐渐融为一体,常常感觉身体周围环绕包围着一层气场,感觉就像把手背挨近电视机屏幕,被静电吸引汗毛倒竖的感觉,只不过这是全身体表的感觉。有时晚上在草地上练功,会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半径数米范围内有一个圆形气场笼罩着自己,又好像是那种淡淡的若有若无的白色光圈,这时才明白一个浅显但又得之不易的道理:人体自身本来无所谓产生气感,光在自己的肉体上折腾是没有多大名堂的,宇宙能量场无穷无尽,遍一切处,穿透我们的身体,只有和宇宙能量相应才能真正进入天人合一的境界。记得看过一个电视节目,说宇宙中暗物质占宇宙质量的23%,暗能量占73%,现代科学仪器可观察到的显物质还不到5%,那么大部分的能量如何感知和接收到呢,那就是气功修炼和甚深入定,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从这时开始,无论练功还是不练功,都会有明显的功态。无论行住坐卧,如看书、看电视、谈话、做事、躺在床上等时候都会有身体的稳定的虚无感,头顶也常常觉得很通透,与外界气场相通,稍微安静即可感觉到在接收宇宙能量。这个时候,自然而然的出现“气满不思**满不思欲,神满不思睡”的现象,无需刻意“辟谷”,常常无饥饿感,可以不吃和吃很少东西,体力照常;整夜不睡觉,不是那种昏昏沉沉的失眠,而是整个白天黑夜都精力充足。这个阶段身体气息流动通畅,功态功感明显,意念也能够把握适当,无论意守哪里都有气感,不会引起头昏脑胀和身体不适,也不会气流乱窜,走火入魔,所以只需轻轻意念返观全身即可。

修炼至此,打开了天门,五脏六腑乃至整个体腔的经络得到了很好的深层次的疏通,上中下丹田气息畅通无碍,连为一体,气有时沿体腔向上从头顶冒出,但同时也感觉到任脉之气沿经络向下流动,自成体系,互不干扰,所谓顺逆自如,也就自然达到了三田合一,中脉贯通。藏密功法里有三脉七轮的说法:即左、中、右脉,海底轮、脐轮、胃轮、心轮、喉轮、眉心轮、顶轮,对此我倒是没有刻意用意念去观想和注意,但也在功中会感觉到丹田(脐轮)的气场旋转,闭目入定中,可真切看到天目穴位置碗口大的金色光轮沿顺时针方向旋转。

深入定中,有时会突然看见有一个自己坐在对面(幻觉),就好像照镜子一般明了清晰,然后感觉身体像吹气球般迅速向外膨胀,瞬间虚无融化。道家讲“身外有身”,功夫深到一定境界,何止一个身外身,会感受到百千万亿化身,充塞天地。有时还感觉自己像山脉一样高大,甚或与山脉合为一体;有时也会看到一些神神鬼鬼的幻像,只把他当做魔境,心不为所动,因为知道那只是功中的幻觉,不可当真。当持“见相离相”、“诸相非相”之见识,可避免走火入魔。

某一天,忽然眼前稳定的光感变成无数细小的白色光点在飞舞,这就是古人所谓“天花乱坠”、“雪花纷飞”,这是要出阳神的前兆了。此后,无论练功还是不练功时,会常常感觉有个东西从头顶冒出去,好像是气流,也好像是电流之类的能量,直到有一天深入禅定中感觉有个火柴盒大小的小人从头顶冒出去升到空中,不知所踪。

有人会说,古人不是说过:“温养三年,婴儿老成,直至九年,功圆行满,阴滓尽消,一神可以化百神万神”,没有把他收回来,那岂不是阳神丢失了么,当然不会。我的感觉是,此时人的后天意识(显意识也叫识神)已经明显淡化、隐退,所谓第七识(潜意识)和第八识(先天意识也叫元神)开始发挥主导作用,在穿透我们身体的宇宙能量场的感应下,自我意识通过顶门与宇宙能量场接通的感觉,也即大脑中意识的一部分好像离开了身体,开始天马行空,不是真的有一个阳神飞出体外,只要自己心不迷性不乱,安坐不动,收功后自然形神俱在。吕祖早就明示过:“不迷性自住,性住气自回。气回丹自结,壶中配坎离”。

当然有时候也会看到一些从未见过的人和事、景物,好像还能回到过去遥远的年代。至于有无前世今生,有无三界六道轮回,我等凡夫,没有开悟,不敢妄下结论。有时还会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宇宙银河星空中遨游,所谓“神游万仞,精骛八极”,甚至能看见闪亮的星辰从自己身边迅速掠过,正如重阳祖师描述的那样:“形神俱妙,出有入无,炼神与太虚同体,返乎无极之真道,合乎元始之妙境。观天地在玄妙中,如太仓一粒黍,太虚一片云耳”。

继续修炼下去,有一天会觉得自身气场无限向外延伸扩展,深入禅定中恍惚之间觉得自己变得无比高大,顶天立地的感觉,古人所谓“充塞天地”、“天人合一”,然后天地和自己慢慢地收缩变成一个没有边际的极薄的平面(我的个人感觉),在这个平面里,有无数条柔和的白色光线,又好像是无边无际的白雾,混混沌沌,一片白茫茫,没有长,没有宽,也没有高,一切都静止了,停顿了,这种感觉真的用语言很难形容,这种没有时间没有空间的状态应属“零维空间”的范畴。老子在《道德经》中描述的“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故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这个道,就是宇宙的规律,天地万物的实相,也即《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所云:“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修炼至此,亲证“道”的本来面目,算是初步“合道”了。继续深入修炼下去,直到有一天,这个无边无际的混沌也在定中融化分解了,天地万物和自己的身体分解为无数尘埃颗粒,遍一切处,感觉处处有我,无处不是我,又何止百千万亿化身。至此进入古人所谓“虚空粉碎”的境界,深入“炼虚合道”。

这是我在实修中关于“炼虚合道”、“虚空粉碎”的亲修实证之体验,至于其中义理的阐述,古今之人反复论述,长篇大论,互为引用,多为抽象理论的表述,且玄奥难懂,即不得其意,更不能得其修炼之法,如执着于其中,会落入“法执”,为“法”所缚,故在此不做赘述。除了对其理论的领悟之外,其实应有具体的可供实修操练的步骤,并非所谓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我的体会就是,无论修炼到多么高深的境界和层次,在修炼的每一个阶段和次第,都会有相对应的实实在在的功感功态和具体的功景功验,真实不虚。我今依自己浅陋的理解,亦总结概述如下:“破我执相,弃有为法,安住虚空,成就千万亿化身,是为炼虚合道,虚空粉碎也”。

“炼虚合道”是永远没有止境的,至此“命功”已无功法可练,“性功”修炼却是永无止境,想要达到道家所说的“复归无极”,佛家所说的“明心见性”、“究竟圆满”,最终达到无修、无证、无学、无为,这是每个修行人梦寐以求的目标,我等凡夫也许穷其一生也不能得,只是作为一个追求的目标,精进修行的动力,不可执着于此,堕入佛家所谓的顽空,空耗了人生大好时光,岂不可惜,对此要有清醒认识,人生在世修行的目标仍是以修身养性,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利己利他为第一要旨,于工作、于家庭、对事对人都要负起责任,尽心尽力工作,无愧于心做人,脚踏实地修炼,那些所谓飞天遁地,奇门法术,成仙成佛都是堕入魔境和邪道,让自己不得解脱。佛家也说过,真如自性、真心既是佛性、法性,“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又何须舍本求末,向身外求之呢。世尊释迦摩尼说过:“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我们修行人也应有如此认识。

本文至此,暂告一段落,我乃一介凡夫,修行功力尚浅,错漏之处在所难免,惟望各位同修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倘能有些许启发,我心足矣。

回向偈

非是非非,无碍臧否;

心无明镜,如如不动;

鸟来不现,鸟去不空;

心光顿见,福德善哉。

大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似水流年 0

      我刚开始修炼,看到你的分享,感悟颇深,受益匪浅,希望你能多多分享心得,有助我们新秀提升。